【金沙js5官方网站】到山东看海去

2020-01-04 作者:生活   |   浏览(86)

到山东看海去(2006.8.1~~~8.13)

8月1日下午3:00从家出发,4:10到汉口火车站

周二,宿火车上,汉口----连云港的火车没空调,每硬座间只一座扇,由于本间有老人、小孩、一病夫,电扇一晚没开,晚两次被热醒,摸摸耳朵槽,竟有一滩水。

8月2日上午到达连云港,一个破败的城市,由于没到连云港东,直接转车到日照。在日照找到6路车到万平口广场,宿在植物园边餐饮一条龙服务部。住宿费,一间房三张床80.00。中午小睡。

日照沙滩之乐

下午4:00出发,走约10分钟到达沙滩,骄阳在宽阔的广场上更显威力,但在海风地吹拂下,太阳也显得温和。远远的,太阳伞、车、麻木、人使广场杂乱,聒噪。

但厕所修得十分艺术,圆顶,尖顶的“艺术屋”旁竖着一牌子:“不得在内更衣!”不知为什么?

到了海边,一片粗糙的沙子夹着碎石让脚底没茧的我与女儿龇牙咧嘴,越往海边走沙越细,每粒沙子往你的脚逢里钻,脚板上蹭,透身舒坦。沙上三三两两的人,或撑伞,摆张桌,几张椅围着聊天,或租顶顶帐篷看海,最有趣的是一群男女把身子埋在沙滩里,露出脑袋,一幅怡然自得的样子,几个小孩干脆脱光了衣服让浪花追逐着自己,小腿迈迈,十分逗人,跑累了,在沙滩上挖个“小浴缸”,其乐融融。更逗的是一位老人从海底爬出时,短裤掉下一半,露出了屁股。四十来岁的妇女看似他的老婆身穿汗衫,短裤,手不断撩着海水洗澡,一阵浪袭来白白的短裤,臃肿的肚子暴露无疑,她赶紧将汗衫扎进短裤里……

海浪前赴后继地涌来,每次涌来,传出的是一片欢呼,每个人脸上洋溢着笑脸,沉浸在与海的嬉戏中。浪花不知疲倦地一阵阵跑来,听着人们的欢呼声她更得意了。有一阵是微波起伏,正在纳闷时,发出更尖、更雄浑的吼声。

我站在海边,让渐去势头的海水打湿脚,水跑来又跑去,送来一批沙又卷走一批沙。转眼我目眩了仿佛我会随着退去的海水而去,赶紧挪了挪脚,刚踩的地已松软。

大海真顽皮。每个贴近她的人都要湿身与她。我的裤湿了沾满了沙子,即使这样,她一点儿也不让人厌恶。

海水中的女儿正在随着波嬉戏。当一阵浪冲来时她向上一跳,或背过身,让海水给按摩。有时一不经意,被海水打倒,满脸,满眼,满身都是海水,爬起后仍与水亲密接触。望着父女俩合不拢的嘴,情不自禁地拍下俩人水中的身影。

海真博大,包容了许多。一声机动船的声音干扰了我的听觉,刺鼻的汽油影响着我的味觉,愿还她个安宁自然的海。

8月3日

踏上青岛

从日照发车,2:10达青岛,照旧是汽车站杂乱的人群,卖货的小商。进了候车大厅,经商量决定买5号的票到威海。上午票价80.00,下午62.00决定买下午的票,只是车型不同罢了。

进青岛的路上,老李望见了肯德鸡的招牌,考虑到坐车的劳苦决定达的去。青岛的士起步价7.00燃油费1.00。

肯德鸡在利群商场下旁有一大招牌“秀水拉面”,走进店内,发现拉面店下竟是“永和豆浆”,我要了一小碗饭3元,老李一碗燕皮混沌8元豆浆2元,每样标价比日照贵1元。

晟峰青年旅社

下车后联系上了“晟峰青年旅社”,若只我俩绝对背包走去,如今有一小拖累,只好打的了,从大学路走过去,中途有一斜查插路红岛路。司机走过去时感觉不对,停车问一有胡子,有胸毛的等车男士,他竟然龇牙咧嘴地向后点点,那神情无异于森林的大猩猩,我不禁哑然失笑,道声:“真拽!”

“晟峰旅行社”坐落在红岛路口不远处30号,隐在一自修大学内。

远远的,便透出青旅的特色:栅栏门两边对开,门上挂着用竹筒作罩的灯。走近,一排树皮靠在栏边,红色的屋顶绿色的墙,背靠青山。在这个现代城市里,难得设计者如此匠心独运,让旅行者又有了抱朴返真的感觉。

进了旅店,两位妇女笑容可掬地接待了我们。看了几间房,一大床小房50元,两小床40元,……我们需要宽敞的房,因而一间有上下两层,下面两张小床,上面一搁板,并排三张床垫,看着就舒服,按三张床计80元包两天,十分划算。

订下房间后可以安心看看周围的环境。中间过道的墙面上有整齐的原生画,象形字。我房门框上画着一排陶罐。对面绿色墙上许多小人或手拉着手舞,或单人舞,双人舞,原生鹿。

每个灯上罩着草帽或簸箕,对走廊灰色的墙面用醒目的红书写着繁体“家”,转过家有一大厅,十分阴暗,墙边堆着一些圆木,沿木质楼梯是住房。

整个客栈古朴自然,只是少空调,臭,暗。

探访旧居

稍示安顿,下午从红岛路出发经福山路,福山支路,鱼山路探到海滨,了解到,海边冲浴每人4元。

福山支路上有许多名人故居

就说沈从文故居吧,我从锈迹斑斑的铁栅栏门进去,石台阶边蛛网随处可见,伴着苔藓,一知了仰翻在地四脚乱蹬,无法翻身,急得吱吱吱直叫。拾阶而上,两旁绿色的植物将园子挤得只剩一条红砖铺成的小道,顺着台阶走,有一小平房,估计以前是看门人或花匠的房,长满苔藓杂草的路让你不得不步步为营。房旁牵着绳子晒着衣服,估计租给进城户。

抬眼看见一呈欧式建筑的房,三层楼,木质的门窗,二楼那间玻璃碎了一角,窗木搭拉着。绕到后面,发现小院不大,透过玻璃看里面分明有人居住,但每道门封得紧紧的,半天没一人出来,只得原道返回。

青岛中午的日头还真让人受的,沿途有许多老式建筑,有的院内分1号楼,2.号楼,3号楼,若想这院,这楼若单属某家,岂不惬意。

走穿头,就是“小鱼山公园”,一小山包,据介绍它海拔600米,从门外看山顶有几个小亭子,票价15元,倒有一些旅行团的中外游客。就不浪费我的银子及有限的精力了。转过一转盘,就可向海滨公园进发。

海滨第一浴场

下午4点从青旅出发目的地海滨第一浴场,沿途经栖霞路,看到“青岛国际青旅”,经询问床价100元以上,听后不由吐吐舌,这不是咱老百姓享受的价,那是对国际游人吧。

沙滩边买下一充气游泳圈10元,换过衣服扑向大海。刺脚的沙一直沿到海水中。第一浴场浅水区纵深很长,密密的人,浑浑的水,常有水草夹在脚缝间。此处的沙软得多,她清清地抚摩着你的脚。浪一阵一阵地拍打着你的腿,腰,我们向深水区走去。

小女腰套泳圈似乎找到了生命的保障,随浪起伏。后竟然冲浪,真是后生可谓。玩得不亦乐乎不肯上岸,经我们再三说理才走向岸边。

打的去了台东,那里有夜市及饭店,在一家常菜馆撮了一顿58元,菜味还可。晚在利群广场买一条裙子99.

海滨第一浴场水很脏,据司机说那儿全是尿水,水草缠脚,看不见海底,海面浮着死苍蝇,沙滩沙子粗糙刺脚。

8.4(周五

初见黄岛

今天决定去黄岛。搭乘217到团岛的车(25路也到,只不过没空调,人太多)经车上人指点,在离黄岛前一站下车,这儿有快艇码头,价每人8元。

经询问来到码头,一拉客老太说20元包到黄岛,正犹豫间,老公已抢前一步上了快艇,船的缆绳已放开,船员紧拉船栏扶我们上船。船上闷热,站在过道,海风吹拂,十分凉快。颠簸的船让我紧扶门框,一船员让我坐下。我坐在前厅,感觉巨大的浪把船掀得一起一伏,心随着一上一下。紧紧地抱住靠椅背,过了好一会儿才适应。走到后厅,见小女满脸是汗,小脸红红的,老公亦是神情委靡。

下得船来,知这叫平安码头。老公坚决要拦的,错过1路车。的没拦到,马先生车停在我们的身边,知这是西海岸,我们去的是东海岸,路特远,30元敲定。

一路奔驰,一路欣赏市容。原来黄岛面积很大,马路宽阔,绿化带欣欣然。青岛双星及许多工厂建在此岛上。它是三连岛(黄岛,凤凰岛,辛岛,薛家岛)

许多在建的高大建筑,拒马先生讲两年前房价还在10万内,这两年猛涨,达到每平方米4000多。终于到了金沙滩,沙是天然形成的,沙质细腻,中夹着蚌壳的碎片。阳光热烈,沙子烫脚。

老公与一拉客妇女交涉,该女一会儿说伞,帐篷,椅20元一小时,一会儿50元一天,有点拉我们上贼船的意思。此时游兴已败。

匆匆走到地下冲浴场,每人8元,押金30元,发一电子箱的钥匙。经人指点才知把磁铁扣住红灯箱子才能打开。换上衣服。叫声“大海我来了!”沙子真软,每粒沙都在轻抚你的脚板。

走近大海,海水凉凉的,还没走几步,阵阵浪泛着花扑来。你还没回过神来,又一阵浪扑来。向深处进发,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水时而阵阵轻抚,时而掀起半米高的浪,尽管我已跳起,还是被打了个趔趄,呛了几口水,迷糊了双眼,还没调整过来,又一阵打来。远处传来男男女女的尖叫。

谁也不知大海会掀起多高的浪,从哪个方向来,只是我匆匆忙忙,狼狈不堪。

看那女的泳衣太大,一浪打来衣带到了胳膊上露出半个胸,她赶紧拉上泳衣,大海你这个色鬼。尽管狼狈每个人脸上依然是笑。

上岸吃过中饭又投进大海的怀抱,只有在海里才感到快意凉意。

在地下冲浴场发生一段故事:

进入地下渔场,欲洗掉身上的沙,而守门人说要票,老公在下海前已将票用掉,而我阴差阳错将三联票中的其中两联放进包内,得以冲洗。老公只能满身沙换掉泳衣。(工作人员冷冷地看着这一切)

出来发现水有多凉沙有多烫,不得不穿上鞋走,鞋里满是软沙,一瓶水倒进沙里转眼没了踪迹。

上岸后有许多家庭冲浴,5元。

下午走出金沙滩便有1路。在车上发现手臂毛孔中有无数盐粒,两颊都是通红通红的,直到清晨着海水红才退去。

将近40分钟到达平安码头。

回去的船依旧摇晃,这已是我们的乐趣了。

8.5

来到威海

上午休整,下午去威海的途中,在四方车站上车。

晚投进威海的怀抱。从世界路进入,途中看见了影视城如同花一般。

在老火车站下车已是6.30。转过一条街,街边摆满了桌椅,坐满了人,桌上都有一大杯啤酒。看到如此悠闲的场面,真是羡慕不已。

抬眼看到汽运宾馆,问了问,每床40元,不带空调。向前走走也有一家便宜的,可老公掉头就走,不知情由,追上他时已是气踹吁吁。

在区政府的花坛上坐下,老公拿了地图研究了又研究,那神情让人又好气又好笑。我提议先解决肚子问题,来到一家含有自助餐及点餐的饭馆,山东人就是实在,上菜全是大盘大快,水泊梁山之地就是不一样哟。后来发现吃自助是用小盘。

吃罢饭,老公决定打车到山东大学,说那儿有招待所。师傅从一山路弯过,说这儿没红绿灯开得爽。这才发觉老城区与新城区的隔离带竟如此荒凉。

来到山东大学,经询问知这儿有一家韩国学院在校园的西北角。问了一位同学,那位同学十分热情地带我们到9号楼询问,得知确有招待所,每床20元,只有电扇无空调,洗澡按学生时间有热水,那学生说这也太贵了吧。我们十分感激向他再三道谢,经他指点西海岸的宾馆少说也要几百元,让我们到东门问问。千万次谢谢,向东门进发。

出了东门发现这儿十分荒凉,许多待建及已建的没人住的房子,马路在这儿打住不再前行。过了马路边看见几家家庭旅馆。80. 元一间标间,有空调,公共卫生间,这条件我们很知足了。一张大床一张桌子一书架似的柜子。

洗完热水澡,刷完衣服。啊,躺在床上真舒服,什么也不想做了。

8.6

威海海滨

今天的行程是威海海滨浴场。穿过山东大学来到西门,看见了国际沙滩浴场,据介绍这儿是威海最干净的浴场了。

来到海边发现属下的土质已经沙化,草坪上摆着各种健身器材,石板路在草坪中延伸。这儿沙质细腻,海水清亮。下到水中,水很凉很凉。那边的小孩不愿下水,在大人的说理下,终于猛地一蹲,再起来时说不凉了。我照此法子做,果然如此。

海水在此地平静得如一湾湖水,浮标圈围成了一个游泳场。在这个人工加天然的游泳池中我竟游了将近20来米,看来海水的浮力大于淡水的浮力,只要手脚协调就会浮起,一点也不累。一阵阵微波漾过竟有头重脚轻的感觉。尽管太阳辣辣的悬在头顶,沙滩上的人们照样嬉戏。女儿正在沙滩上堆碉堡,一瓶矿泉水转眼成了沙的混合物,我们唯一的水源就这样断送了。

由于沙滩上没垃圾桶,零时袋烟头随处可见。

威盛大厦

走进它,繁荣异常,规模有如汉正街的白马商场。营业员将琳琅满目的商品尽可能推销给顾客,那种热情让你不卖也难脱身。物价随营业员脚,四楼倒是标价,动则百元以上是分归。在内拥挤不堪,转几个弯就难辨方向了。找个厕所都难。旁边的韩国商城就清静得多,逛在期间舒畅得很。出门不远便看到客运码头,码头边也有商家标出各种韩国的各种物品,无法分辨是拿过商品。

会英楼养生娃餐馆

参观门面不大,红色的门厅县的古色古香。进得门来,中间有一案台,上面放这个色菜的样品,左边是各色海鲜。两侧是一格一格的包间,红色的灯光将各间显得优雅,柔和,宽阔的桌子狭窄的空间,正适合我们一家。旁隔间的说话声破坏了这静谧的气氛。

此地吃饭中等消费。

8.7

经历长岛

早上在街边小摊上。油条是永和豆浆的一半,但1元六根,豆腐脑中加酱油、大蒜、榨菜、辣椒子、香菜,别具风味。

中午会英楼吃,花费103.00

下午坐上去蓬莱的车1:40出发。心中充满对仙境的向往。3小时后到达蓬莱,赶快打车去港码头,赶上4:40的船,我们一路小跑终于上了长岛的船,约40分钟到达长岛。

尝到码头上三三两两的人车,看到你背负着包就会被打围,甚至还有追来的,好不容易摆脱了追击躲进港务局的小卖部里,碰见了一位非常热心的阿姨,为我们介绍地图及岛上景点。我们十分感动。通过攀谈得知我们是湖北人,她说自己是大悟人,是随军子女,一系列的话让我十分相信这位阿姨,真是他乡遇家乡人,不亲也格外亲。在征求老公的意见后,让他帮忙介绍一家,当他打电话避开我门时,便知这个人是人贩子。看到我们想走,她赶紧追出,叫了一的士说将我们送到鹊嘴村的3A人家,说鹊嘴村是最方便往来游客的,出门是长岛最繁华的商厦,向南走几步便是沙滩。的士7元将我们送到鹊嘴村73号王自敏一家(TEI:0535-3211677 13665358016 ),奇怪的是的士司机跟着跑上跑下看房,还问我们吃几餐。王家母女面相实在,房间宽敞干净,决定住下。

老公下去洗澡,不一会儿,那位阿姨来看我们,并询问我们明天的行程,但得知我们什么景点都不去时,便告辞了。

长岛沙滩

晚上来到长岛沙滩。这里的沙滩明显缺少管理,垃圾随处可见,往上看大排挡灯火辉煌,音乐震耳欲聋,载人游览车来来往往。这里的沙滩是鹅卵石滩,大大小小的卵石卧在水边一直延伸到海里,有的黯然,有的在月光下发出光,十分美丽。仔细找找除了卵石,还有贝壳海藻。看,那是什么?一大堆白白的软软得在以水洼里蠕动,原来是海蜇,找找蜇人的地方,应该是中间那一小圆圈,小心翼翼的用食指点点马上收回,软软的又如棉花糖,还有弹性,但不敢将它捧起。

在这个小天地里它仿若一朵水中活动的葵花,又是那样无力的蠕动,它一定想家人了。

海里如一圈花边的海藻,不知叫什么,在月光下不停的摇摆。此时的海闪闪灵动着,一阵一阵的浪伴着歌声跑来跑去。水底的鹅卵石清晰可见,水凉凉的,洗洗手,腻腻的。

在石滩上我们将“坐困围城”这个哑谜留给后来人,它可是我们精心堆的城堡哟。

告别了清朗的海,沿着街走夹带着海的空气格外新鲜,深深的大大地吸了几口,真舒服呀,岛上的空气与城市的就不一样。

回到农家乐已是9:00,疲惫的得我们连电视都不想看就沉沉的睡去。

据当地人讲,每个托领一个人到农家乐提成20元,真黑呀。

8.8

再回黄岛

从长岛到蓬莱的船上,真是舟行碧波上,人在画中游。远远的山隐隐约约,近处的海泛着绿波,起起伏伏黄黄的海蜇偶尔浮现,有时是大片的,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叫黄海了。一条黑色的鳐鱼浮出了,船上的孩子们骚动起来。海中的美景说也说不完,只感到心灵的沉静、惊诧。

9:10分到客运站。照旧是杂乱。到青岛的车是依维柯,轮流发车。车上的空调还不如没有,座位间的空间很窄。车一直向西正好晒干我们的衣服。中午1:00到达四方客运站,出战打的到火车站,没有硬卧只有硬座。经过几个代售站同样答没有。除非住宿连同买票采油,中介费50元。下午赶到薛家岛,4:10的船,下船后搭乘2路三站后转乘3路达金沙滩。

终于可以休息了。90元标间带空调。晚上来到沙滩,海水已经褪去,离岸很远,海水透着凉意,惬意异常。

又来了,金沙滩。

8.9

买票奇闻

早上四点老公就起床到火车站排队买票,排在第七位。7:15终于开始售票。眼看有到武汉的卧铺,这时站里来了一妇女,开始在里面发票,待到那女的去后。电子显示牌上已没有卧票只有坐票了,只得转到徐州再说了。

青岛站只有预售五天以内的票,赫赫这么大一旅游城市只预售五天,奇呀!

8.10 8.11

见识大海

上午冲浪,傍晚挖蛤蛎。

由于黄岛是海中的岛,所以我们脱离了海湾的怀抱,面朝大海了。

据旅馆的奶奶讲,浪高时可有十几米高。

现在没有找冲浴的麻烦了,换上泳衣冲浪去了。

开始浪是温柔的,走到齐腰深时,还没站稳,一浪扑来,盖过你的头顶,趔趄,站稳。鼻子酸酸的,眼睛好半天才睁开。让你见识了真正的大海,尝到了他的味道。

走到齐胸深时再也不敢前行,生怕我这两下子经不住她的拍击。当浪来时,一边笑着大叫“‘狼’来了!”“大‘狼’来了!”“小‘狼’来了”一边往回跑,当浪冲到眼前时尽力向上蹦,还经不住整个人埋在水里的命。跟他折腾累了的时候,浮在泳圈上随波逐流,那敢情是飘飘欲仙了。

人们的尖叫声与大海雄浑的吼声参杂在一起。

傍晚看见有捡哈蜊的当地人我们也笑颦般去捡,真难找呀,好不容易捡到几个,他们是紧闭嘴巴,不管怎么使力两半壳始终闭着,看来硬的不行就来软的,放入瓶里养几天再说,指导我们走,它们也没跟我们打招呼。

一位游客拿来一桶海星,哈蜊,说是在银海滩上捡的,退潮后有许多,等告别海滩时,发觉了许多海星的尸体。

8.12 告别黄岛

到底是轮渡,没有快艇随波起伏的感觉,平稳。照旧是泛起的波,海蜇,偶尔有几条叫不出名字的鱼跃出水面,引起孩子们惊奇的呼叫。快到青岛了,忽然,一小孩大叫“海盗船!”在清晨的浓雾里,船身被隐去,桅杆伸得高高的。远远的“海市蜃楼”再现,岸边的鳞次栉比的高楼仿若在云端,露出半截身子,可惜照相机不在身边。此时防知青岛的魅力。

青岛啤酒节

正赶上青岛啤酒节的开幕式,主会场很远,骄阳下的青岛娇气的我们决不会去赶这番热闹,受那份洋罪。在广场公园里有分会场,傍晚时分,顶着热浪出发了。

分会场搭了许多棚子,棚下是各啤酒厂推出的啤酒,许多志愿者招待来往的客人,棚边是烧烤。中国制造的啤酒喝得多,来扎德国的黑啤。50元1000毫升的啤酒,超贵的几串烧烤,灌得我们直捧肚子,啤酒里有麦芽的味。志愿者一个个汗流浃背。告别了会场,逛光再吃顿晚餐。

青岛的街头及餐馆都有铁桶装的啤酒。街头的如我们街头卖冰棍一样,逛累了,来个两元的啤酒,老板会把啤酒装在塑料袋中,侧面插根吸管,边走边吸,冰凉冰凉的,特爽。

8.13

回家

徐州,三省交界,隶属江苏,与许多城市一样。

又坐上了连云港到武汉的绿皮车,而且无座。上车时跑翻了的背着大包小包的人流,犹如海浪。挤上车后争先恐后地抢货架,抢到的坐下定案案,没占到的不停争论。难民来了,我们是其中的一员。看此情形不是办法,我穿过丛林挤进餐车找车长补卧票,卧票的没有,到在出卖餐车位,总比没座挤在难民中强,毫不犹豫定下位子。再次利用个小的优势挤呀。找到他们,我在前打先锋,女儿中间,父亲段后,千辛万苦地落坐。车厢似蒸笼,我们被分为三处。

终于可以回家了。

本文由金沙js5.com-金沙js5官方网站发布于生活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【金沙js5官方网站】到山东看海去

关键词: